一些生活上的記事

選了一個角落靠窗的位置
開始看著窗外來來去去的人們
急促的步閥像是台北人生活的步調
那麼的繁忙緊湊
隔著玻璃就能把我和這世界隔開
就算只是那麼的短暫的時光
也能讓我呼吸到片刻的寧靜

童年的足跡依舊還在
只是記憶已不再清析

早上一如往常一樣在美而美買早餐
隨手翻閱雜誌時
猛然發覺腳下多了個人
覺得她很像阿雅
等早餐時順便跟她玩了一下
很愛笑但
拿起相機要拍她時就開始皺眉頭
本想跳挫冰舞給她看的
無奈我的香雞漢堡+雙蛋好了
插上飲料吸管,慢步的走向公司
唉又是忙碌的一天…

成功嶺一個月的新訓不長也不短
接觸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
一個命令只有一個動作
沒有自由也沒有咖啡因的日子
在哪唯一的好處就是認識了一群
來自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背景的朋友
且在這樣的環境下學會了真正的互助
在社會裡的互助都是利益為前提
而在這裡純碎只想著

熬過去

台北東區的一間很有名的燒烤店-乾杯

生意很好在店外徘隊的人超多
晚上和朋友去排隊排了半個小時
不爽-拍照-走人
跑去吃雲南料理
吃起來蠻有味道的
不過卻忘記是哪間了

不過另外推薦一間氣氛不錯的越南料理

水煙館

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181巷35弄29號1樓 TEL︰(02)2711-3733

喜歡拍小孩子並不是 特別喜歡稚氣的臉龎 而是因為他們不會像大人一樣 躲鏡頭, 只會傻呼呼的呆在哪給你拍真棒

 

 

 

午後悠哉散步的狗

被我鏡頭逮到,還裝若無其事的樣子

 

 

 

念幼稚園大班時

就抽了生平的第一支菸,結果 被嗆到後, 就對煙這東西沒多大的興趣, 加上念書時看朋友抽煙的樣子, 總有種想衝過去拿椅子打他的衝動
但是當有人向我談心事時
我會陪他一塊抽煙, 看著煙隨著感傷
慢慢的在空氣中
緩緩的消散

曾經夢想當一位畫家,背著畫袋流浪在世界每一個角落,在每一個民俗風情不同的地方架起畫架,為我所到過的地方留下自己的隨筆。

做人有時還是不要太認真好

看書就別摳鼻孔吧

 

 

之前到桃園忠烈祠拍照

哪是一間
日據時代所遺留下來的日本神社
裡面供奉的不是日本神祇
而是一些抗日英雄
所以這座神社才能保留至今
雖然例假日沒什麼人來參觀
但也襯托出這間神社的寧靜和莊嚴

不過這一切都全毀在管理處的麻將聲 -_-”

之前去看慕夏的展覽
很喜歡他刻畫女性的線條
及融入了洛可可
和日本圖樣的風格
特別對他的光影的表現印象深刻
回想起過去在學畫時
從沒畫過逆光或其他的打光方式
只要分辨是左前還是右前的打光
不用看也知道怎麼畫

哪時
還自以為自己很利害
現在回到學校重新畫素描
發現原來光線打在空氣上的變化
是這麼的柔美照在靜物上

喜歡請按讚,收藏文章請用分享

發表迴響

下面還有更多有趣的文章喔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