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去看林懷民登峰造極的經典 [行草三部曲]

林懷民登峰造極的經典行草三部曲

利用假日的時間去看了雲門舞集的行草三部曲的[行草Cursive] 座最前面的位置果然很讚!
看著舞者的身體勾勒出來的畫面
真的很有律動感,除了表現出草書的力與美
還給我了我不少用身體劃出的符號造型
也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
回到家後將畫面畫在我的筆記本裡
相信這些符號將來會出現在我下一個作品上
另外行草還融合了太極還有中國武術讓畫面很有力量

可惜表演時靜的音樂很多,很像國畫的留白
雖然可以更專注於表演但是卻可以很清楚的聽到
別人拿袋子的聲音
甚至是整場哪個方位有誰的感冒咳嗽聲
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的
尤其是座我後面的大個的咳嗽聲
一整個就是很大聲
N1H1肆虐的季節裡在這種密閉的環境下
有人隨便咳幾下一堆人就嚇的要死

我是盡量平常心的去看表演,但是心情還是受到了影響>”<

另外我也很喜歡林懷民的流浪者計劃
有興趣的話可以去書店找一本書
書名是[趁著年輕去旅行] 內容是一群年輕人被這個計畫贊助
去自己想要的國家流浪,去體驗生命學習別國的舞、音樂甚至是傳統翦紙
是一本看完會讓人很有勇氣的書

行草三部曲購票方式

雲門舞集 02-2712-2102  www.cloudgate.org.tw
兩廳院售票 02-3393-9888  www.artstickets.com.tw
ps: 我有星巴克的隨行卡可以打9折有需要的可以跟我要序號^^

台北國家戲劇院 「行草三部曲」演出時間 2009

行草Cursive
9/2-5(三-六) 19:45
9/6(日)14:45

行草 貳 Cursive II
9/9-12(三-六) 19:45
9/13(日)14:45

狂草 Wild Cursive
9/16-19(三-六) 19:45
9/20(日)14:45

與大師面對面  林懷民答客問
行草 9/3(四)  行草 貳9/10(四)  狂草 9/17(四)
演後  林懷民親自與您對談

=====最後轉貼雲門官網上行草的資料=======
雲門舞集「重量級」豋場 挑戰連三周十五場演出

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登峰造極經典「行草三部曲」,首次在台連篇演出,本周「重量級」登場。第一周由龍飛鳳舞的美麗書寫《行草》揭開序幕,第二周美得令人心痛的白色芭蕾《行草貳》接棒,最後由放肆潑墨的古代搖滾人《狂草》壓軸,十年內不再三部連演。

52雲門舞集秋季公演「行草三部曲」,由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主辦,永齡基金會冠名贊助,即日起至二十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挑戰三周連演十五場。雖然金融風暴席捲全球、八八水災重傷台灣,「行草三部曲」已經售出逾一萬五千張票券。

「行草三部曲」被國外舞評譽為「令人震撼的二十一世紀之舞」,這次得以在台連篇演出,長期支持雲門的永齡基金會給予很大協助,不但《行草 貳》、《狂草》都是由永齡委託創作;去年,雲門八里排練場大火,《行草》影像軟體及舞台投影設備燒毀,永齡全力協助重建,國人才有機會完整欣賞到三齣精神相通、但舞蹈表現截然不同的「行草三部曲」。

林懷民形容,「行草三部曲」連演像「蓋金字塔」一樣工程耗大,因為,每一部的分量都很重,舞者每個禮拜都要換個身體演出;外界或許會問:「行草三部曲」和首演時有什麼不同?林懷民笑說:「我一向囉哩囉唆,作品這裡修修,那裡改改。但更大不一樣是,舞者的身體更成熟了,這次會跳出更深沉的『行草三部曲』。」國外舞評看到這樣的舞者身體,曾讚嘆:舞者即使不動,仍有威力。

林懷民強調,與其說「行草三部曲」是關於書法的舞作,不如說這套作品是從書法美學汲取養分來跳舞。這套作品是從不同角度觀望書法,也是關於人的修為、氣質與進退。

「行草三部曲」在低迷的大環境下仍賣出一萬五千多張票,林懷民滿懷感恩說,雲門跳的不是踢踏舞,還是有那麼多觀眾喜歡,令他感動,但唯一遺憾的是,三部曲中他最疼愛的孩子《行草貳》票房不好。林懷民說,當父母的雖然不能偏心,但他必須承認,最偏愛《行草貳》,因為,這個作品留白很多,有種空靈的美,看完後心都舒暢開來。

早在七○年代,林懷民就夢想從毛筆字出發編舞,直到雲門舞者開始接受靜坐、太極導引、拳術等訓練後,林懷民才認為「雲門舞者準備好了」。林懷民強調,這套作品看起來是以同樣原則在跳舞,實際上卻像地底糾結纏繞的電纜管線一樣,是相當複雜的「交通」,經過五年慢慢梳理,舞者終於能「舉重若輕」,跳出美麗的「舞者之舞」。

古代書家以筆跳舞,林懷民則讓舞者以肉身寫字,筆歌墨舞的「行草三部曲」,讓原本已被電腦敲響「喪鐘」的書法,再度婉轉流麗地書寫到二十一世紀,成為舞評所讚譽「即使不懂中文一樣叫好」、「一秒鐘也捨不得把頭轉開」、「令人想下跪膜拜」的登峰造極經典。

52本周公演的第一部曲《行草》,是「行草三部曲」身體書寫的起筆,「字有多少種寫法,舞就有多少跳法」。舞者身體與古代書家王羲之、懷素、張旭名帖投影對話,《行草》是字、是舞、也是畫;國外舞評指出,《行草》讓人想像力可以無限奔馳,舞者身體像游龍、雲朵、鳥群、射手、飛箭、舞動的戰士….,酣暢淋漓的美麗書寫,投射出「改變新陳代謝的神奇力量」。舞者周章佞獨舞在董陽孜書寫的鉅幅「磐」字前,以長三公尺黑色水袖舞出「一舞劍器動四方」撼人氣勢,猶如唐代公孫大娘的化身。

下周登場的《行草貳》,是三部曲中林懷民的最愛。從滿是名家書帖的墨韻酣暢,走向字我兩忘的留白,從宋瓷冰裂紋青灰淡雅的舞台,到前衛音樂大師約翰‧凱吉的音樂,舞台上的動與靜、快與慢,是時間流逝後似有若無的斑駁。沒有書家加持的《行草貳》,純粹到讓人發出讚美的嘆息:「《行草貳》如果是西方芭蕾,則無異是『白色芭蕾』古典與浪漫的延續,有一種不安、甚至心痛的美。」

最終曲《狂草》則進入愛怎麼跳就怎麼跳,能怎麼狂就怎麼狂的奔騰飛躍,但狂狷之前,林懷民要舞者做「裁紙刀劃過空氣」的動作,就做了一個禮拜。因為纖細、敏感,才成就了《狂草》的狂放不羈。

遊走在狂野與纖細間的《狂草》,是林懷民理想中的「古代搖滾人」,搖滾在長十公尺特製宣紙「雲門舞紙」流洩而下的水墨森林中,森林裡迴盪著清邁寺廟的蟬鳴、台東三仙台的海浪聲、義大利牛群脖子上的銅鈴聲、鼓皮上滑動的豆子聲….,交織出如夢境般的奇幻景象,恣意渲染的《狂草》舞到連地心引力都起不了作用。

喜歡請按讚,收藏文章請用分享

訂閱電子報

每週一封,滿滿的設計資源乾貨

每週一封

✓ 靈感 ✓ 素材 ✓ 資源 ✓ 教學
訂閱

發表迴響

忘記繼續看嗎? 下面還有一些有趣的文章喔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